出刊日期|

學街舞不再難如登天!革新播放器技術,只為讓學習更平易近人:專訪 Swipe 營運長曹凱閔

你曾想學舞卻不敢踏進舞蹈教室?光靠影片自學又學不起來?從學生階段的迎新活動,到出社會的年終尾牙、朋友婚禮,再到為人父母的學校親子演出,人生在世有著說不完的場合,都需要跳舞,但當手上沒有兩把刷子,上了台往往腦袋一片空白,剩下無限尷尬。 Swipe 來自四位共同創辦人,從為新手開設線上課程開始,卻意外一路推動播放器技術的革新,推出以手機為載具的肢體學習App:Swipe,當放入舞蹈教學影片,不只具有調整速度、前後視角、循環播放的功能,更有能確認動作是否跟上老師節拍的疊影技術。不只獲得GooglePlay 2021年度最佳應用程式,更累積五萬下載次數。當學街舞不再難如登天,不如為自己開一間線上私人練舞室,成為更酷、更帥的自己。

聽見街舞小白的真實心聲

「很弔詭的是,台灣的舞蹈教室不是開給想學跳舞的人去的,反而都是高手去的。像我們這種街舞小白,原以為報名基礎班,同學都跟自己一樣完全不會,通常走進教室就會發現,原來不會的只有我一個,慢慢你就會越來越退後,這時老師會很好心地說,『後面的朋友,第一次看到你耶,不然上來Solo一段。』那時你會腦袋一片空白,之後就不可能再去了。」Swipe 營運長曹凱閔說起街舞教室裡時常遇到的事實。

街舞文化在台灣流行非常多年,近年K-Pop熱潮,習舞之人甚至更勝過往。然而,雖然跳舞的人多了,舞蹈教室卻並未指數成長,教室留不住學生的問題,始終存在。「踏入舞蹈教室很像走入西門町的街頭,有一種特別的文化氛圍。」可以想像,當街舞小白踏入舞蹈教室,將不只受到來自同儕的壓力,文化隔閡更會加深心理壓力,往往讓新手更加格格不入,像是踏入不同的世界。因此,Swipe 以共同創辦人陳柏均開設的 HRC,這間全台知名的舞蹈教室學生為樣本,在 2000 多份數據中,就有 52% 在去過舞蹈教室後,因為心理壓力而留不下來。這不只讓 Swipe 思考這些人去了哪,更開啟創業的念頭,畢竟每個學習舞蹈的人,都曾經是初學者,也都曾害怕站在舞蹈教室裡,就連老師也不例外,那有沒有方法能讓學習更自在?

Swipe
Swipe 營運長 曹凱閔。

為自己開一間線上練舞室,從培養自信開始

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如同所有肢體與身體的技術,對於舞蹈來說,如果只看靜態影片學習,除非本身有良好底子,否則有如閱讀無字天書,需要高人指引,而 Swipe 透過科技,做到了。

成立之初,Swipe 先透過 Hahow 販售線上舞蹈課程,作為市場基礎的確認,結果當然回饋良好,不只收到好評,當中九成參與者更非原本熟客,而是不曾接觸過 HRC 的新客戶,顯示市場確實存在。但怎麼樣能做得更好?

首先,重視使用者體驗!學習街舞除了進入舞蹈教室,一直以來就是透過影片自學,素材除了 MV 外,不少人也透過如美國 STEEZY、韓國 1 MILLION 等工作室之影片,作為學習對象。然而,用靜態影片學習動態姿體,總隔了一層門檻,Swipe 為減少學習限制,便展開播放器技術的革新可能。在經過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板橋地下街等街舞聚集之地的田野調查之後,發現青少年的學習管道相比過往桌機取向,如今更倚賴手機,便確立以「手機」為主要載具的原則,設計一款 App 自然理所當然。也在田野中,Swipe 更了解到用戶不可被取代的需求,是一面用以觀察自己動作的鏡子,便針對使用者需求,當透過 App 播放影片時,不只可以看見自己的鏡像,更開發出具有疊影功能的「學習魔鏡」,讓每個跳舞當下,都能比對老師動作。當然,學習舞蹈總有需要放大、重播、減速動作等需求,Swipe 中調整速度、前後視角、循環播放等功能是一應俱全,透過科技導入,解構一支舞蹈作品變得更為容易,也讓學習過程有了更多自在與自主。

Swipe
依據使用者需求,Swipe提供多種功能去解構每支舞蹈,讓學習更自在。(圖片來源:Swipe官網)

再來,在乎系統化學習!在台灣,習舞之路往往採師徒制,老師這週想上什麼就上什麼,學員常常沒辦法循序漸進地以系統性方法來學習,使得學街舞更依賴天份與苦練,學習門檻相形較高。「在舞蹈教室,如果你想學這個老師的舞,就只能跟著他學,但來到了線上,如果不是頭尾連貫的課程,是行不通的。」了解線上與線下的差異,Swipe 為了讓學生從不會到會,主要就由團隊來設定課程風格、內容難度、進度等架構,後由適合的老師來設計課程。「因為過去沒有機會好好去重新思考教學方法,所以蠻多老師都很感謝這個機會,而且線上有知名度,他們在線下課程要會更好招生,學生也能先在線上感受這位老師的教學。」目前,Swipe 提供多樣舞風,總計約 500 堂的線上課程,從新手到流行 MV 都有,涉略廣泛。

「當我們在檢討為什麼舞蹈教室留不住人時,就發現『跟不上、沒自信』是主因,因而如果有一款 App 可以讓他們先在家學習基本動作、培養信心,那他未來到教室時,是不是就更能具有自信?也更能與老師互動?」近期 Swipe App 中更加入了AI識別科技,完整發揮手機鏡頭的識別實力,為學習體驗帶入了遊戲化的學習歷程,透過AI偵測、後台演算,就能為學員每次的學習做下紀錄,不只作為每次練習後的檢討,更可以透過得分,感受自己正在進步的力量。

Swipe
凱閔示範疊影功能,可以作為舞蹈學習的輔助。(圖片來源:Swipe官網)

創造多贏!最新音樂零時差

街舞與流行音樂,總是相輔相成。Swipe 作為線上舞蹈平台,又是怎麼兼顧音樂版權,又怎麼串聯流行音樂,與流行零時差呢?

「過往舞蹈都是依據既有音樂而來,那有沒有可能先有老師與風格,再去做專屬於他的歌?這是很好玩的體驗。」你沒聽錯,Swipe 確實就為不同舞蹈老師,專屬製作風格音樂,當在 Spotify 搜尋「Swipe cool」,其實也能找到當前完成的數位專輯。而 Swipe 也與 StreetVoice 街聲合作,提供使用者更多元的音樂曲風。

除此之外,Swipe 也與出道藝人合作,就與異鄉人《不捨不得》展開新歌宣傳合作,透過將新歌的舞蹈教學置入 Swipe,一方面讓用戶透過學舞,達到打歌效果,進而開啟社群擴散力量,一方面也讓App用戶期待新歌更新,提升使用黏著度,創造雙贏。今年初,Swipe 更透過北北基歷史悠久的學生聯合街舞活動「三十聯」促成多方合作的契機,透過藝人安那的新歌《寄生》作為教學影片,當各校學生透過 App 學舞並上傳成果,就有機會與安那一同站上舞台,一起演出。這波合作,新歌受到肯定、學生獲得表演機會、Swipe 讓舞蹈學習更與時俱進,也正創造多贏。

Swipe
三十高校街舞祭,簡稱三十聯,是創辦於2002年的大型街舞活動。2021年與HRC、Swipe合作,持續推廣街舞文化。(圖片來源:Swipe)

革新播放器技術,未來應用無限

有鏡像功能,又有 AI 識別,不難想像 Swipe 的應用,除了學習街舞,任何運動或許都可以透過它,在線上有更好的學習體驗,也能更容易地去優化姿體動作的確實程度,正革新著播放器技術的應用。目前就有些舞蹈專科學校與Swipe 合作,以線上平台為基礎,提升學生學習成效。「我們最早其實就不只是要做線上舞蹈教室,而是想要推動播放器技術的革新,從靜態觀賞到動態互動。」因而除了比較容易想像的瑜珈、健身等課程外,凱閔在過往用戶調查中,更發現了個實用的小功能。「透過 Swipe 的鏡像及疊影功能,當放進美妝影片,其實就能完全跟著影片學習化妝,這樣的技術層面已經有了,其實就看未來不同產業要如何一起合作。」

目前,Swipe 也與日本頂尖師資展開合作,將會陸續發佈相關教學影片。「相比其他領域課程容易受語言影響,其實街舞學習更容易出海,因為跳舞這件事,不必言語也能溝通,姿體就是表達的方式,能夠成為國際對話的語言,我們目前會以亞洲街舞文化的核心-日本開始進行合作,未來台灣人就不會因為沒辦法去日本,而無法學習街舞,而亞洲其他國家未來若也有學習日本、韓國的舞蹈需求,就也都可以藉由這個App去實現。」

Swipe
引導全球街舞的核心國家,主要為美國、法國、日本、韓國。凱閔分享,「只要掌握這些課程內容,就能滿足全球多數舞者的需求。」(圖片來源:Swipe官網)

跳舞,其實跟你很有關係

「你以為跳舞距離你很遠?難道你忘了每年尾牙?還有朋友結婚?其實在日常生活中,Swipe 就能有很多應用。」而當說起線上學舞會不會影響到線下教室?「不會取代,而會相輔相成。線下舞蹈教室其實有很多不可取代的地方,但如果能線上先預習,線下就能體驗更多,而當線下有更好的體驗,就又可以回到線上去學習更多不一樣課程。」對 Swipe 來說,當能串連起線上內容、用戶與舞蹈教室三者,當課程不斷優化,就能拉攏更多元用戶,進而促發重回舞蹈教室的可能,將持續引發良好循環,創造多贏。

最後,瞬間變酷是 Swipe 的對外號召。凱閔說:「學習往往不是最終目的,而是達到目的的方式,往往成為更好的人,或者成為更酷的人,才是最終目的,所以如果街舞是一種途徑,能去幫助你達到自我認同的目的,那我們就試著讓學習更自在,酷就不再只屬於少部分人的專利。」

Swipe
只要對舞蹈有興趣,就歡迎來 Swipe 裡練習基本舞步。

Info
Swipe官網
Swipe粉絲頁

文 / 黃筑瑜
圖 / 黃筑瑜

!同場加映!
樹冠學校−教育創新未來趨勢 線上講座開賣中!
互動學習體驗革新
講者:Swipe 營運長 曹凱閔


延伸閱讀:

一場冒險桌遊,不只重溫人與人的連結,更達到程式教育的淺移默化:程式老爹

為音樂人與粉絲建立親密互動平台 專訪 Fantimate 創辦人張凱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