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刊日期|

昔日玩具王國變身玩具「回收」王國!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靠著全民分享,不只回收400餘噸玩具,開創玩具循環利用體系,更實現多元社會價值!

走進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 ,能看見滿山滿谷的玩具依據不同功能分類整齊擺放,這究竟是玩具店?還是圖書館?其實都不是!而是一個透過募集閒置玩具,進行整理與維修,再重新分配給弱勢群體的公益平台組織,正以循環共享的思維,實現「資源再分配」的社會價值,不只讓日漸加劇的城鄉差距、貧富差距得到舒緩,也為閒置玩具重新找回價值,延續生命週期,減少環境破壞。

自2005年展開行動以來,共已回收利用400餘噸玩具,光2019-2021年間,就為地球減少366公噸碳排放。今年與樹冠影響力投資完成影響力評估後,更發現閒置玩具的「無用之用,是為大用」,玩具竟能成為精障朋友去污名化的外交解方,也成為高齡照顧上留下孩童歡笑的因子。目前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的創舉已獨步全球,是全世界唯一大規模回收利用玩具的團隊。回望過去,台灣其實早已不是玩具製造王國,但卻透過永續行動的實踐,逐步轉身為玩具「回收」王國!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執行長 張維庭。

從教育平權出發!一個人人都有玩具玩的想像…

二十世紀後期,尋求出口貿易擴張的台灣,以發達的塑膠工業、獎勵的投資條例、豐沛的勞動人力等條件為優勢,遇上了因國內工資上漲而亟欲產地外移的美國、日本玩具廠商,發展出代工生產(OEM)的合作模式,藉此搭上經濟起飛的班機,甚至年度出口金額超過十億。當這些印著Made In Taiwan的玩具走遍全世界,「玩具王國」的美名自然不脛而走。

然而,玩具雖生於台灣,卻難以身在台灣。當時玩具高貴的身價,就算到了台灣玩具圖書館展開行動的2005年前後,還是有許多家庭缺乏實體玩具,更不用說在玩具背後的「遊戲教育」概念也尚不普及。那是一種以玩具為媒介,用以刺激孩童想像力、反應力、社交力的學習方式。在大眾無法想像「玩也能是學習」的當時,只存在於少數有能力的家庭中。

「那時蔡延治創辦人與丈夫林天祐校長看見台灣幼兒教育上的資源缺乏,跑了歐美日尋找可能解方,最後看到玩具圖書館的做法,心想用玩具佈置社區的育兒空間會是個很棒的做法,就逐步引進台灣。」執行長張維庭分享著協會創辦的當初,正是一群熱血教育家從向親朋好友募集玩具開始,經由現任理事長葉國芳和秘書長余良玲大力推廣後,慢慢結盟偏鄉學校、社福機構、地方團體等組織,才能長成如今玩具循環體系的樣貌,讓玩具資源藉由重新分配,送愛到社會的不同角落。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
面對環境資源有限,生產過剩的當下,更需要資源重新分配與再利用的行動。

進行影響力評估,不只意外聽見動人故事!更向大眾訴說自己的故事!

台灣玩具圖書館走過近20年,自然已把玩具服務、玩具學習、玩具再利用等可能性玩得徹底、玩得精實,更讓玩具資源在反覆利用中,能發揮完全價值。為了收斂團隊長年成果,找上了樹冠影響力投資創辦人楊家彥,共同完成影響力評估的回顧工作,目的透過嚴謹的數據化統計,讓更多人用直觀的影響力成果,看見協會的努力。「希望藉由永續報告書既有的溝通語言,讓更多人透過它來認識我們。」

從量化成果來看,2019至2021年間,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為超過23萬件玩具找到新家,分送至848間學校、社區、醫院等單位。而從2006年至今,為了讓玩具循環體系在地方落地深根,也在全台建設出261間玩具圖書館,目前仍有133間持續運作,持續發揮影響力。

不只如此,協會也與新北市社會局、桃園市社會局、台塑集團合作,分別在台灣各地設立共四間玩具圖書館示範場館,於2019-2021三年間總計服務317萬人次,邀請專業老師以親子活動、親職講座、家長支持團體等方式,透過玩具演示,來教導家長可以怎麼透過玩具陪伴小孩,又該在孩童的不同時期進行怎樣陪伴,當中也透過帶著孩童整理玩具、維修玩具的工作坊,來傳達惜物精神與環保意義。而無法設立玩具圖書館的地方,協會也透過「行動玩具車」深入大街小巷。同樣三年間就走訪全國358個社區據點,服務4.9萬人,為在地社區帶來實體玩具資源、短期師資、孩童與長輩陪伴等服務。

由樹冠影響力投資為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進行之影響力地圖。而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今年也將以此份調查作為基礎,出版永續報告書。

「以前我們都只請合作組織回報回收量、分送次數與件數、志工參與人數等資訊,但底下其實還有很多故事與影響,過往是沒有發現的,直到這次利害關係人的問卷發放,才更為意識原來玩具那麼好用!」張維庭所說的故事,其中之一來自一間專門照顧精神障礙的康復之家。「他們跟我說,與協會合作後,精障者不只開始參與整理玩具,作為往後進入庇護工場的測試外,有時治療師也會派精障者在週末返家途中,順路完成發送玩具的任務,當前往國小發送玩具,精障者成為了聖誕老公公,從需要受幫助的角色轉為幫助人的身份,因而間接改善與家人、與鄰里間的關係。

除此之外,屏東的臻愛關懷協會則透過回收玩具,佈置了一個「玩具角」,不但具有美觀展示作用,當兒女來探望長輩時,小孫子們更找到歡笑的來源,不只能自得其樂,更能跨世代眾樂樂,產生跨世代的交集與同樂。「協會跟我說,以前小孫子可能都會催爸媽要回家,現在都變爸媽問孩子哪時候要回家。協會也說,他們可以給長輩無微不至的照顧,但沒辦法給家人的陪伴,但因為有了玩具,帶來了孩子的歡笑,也讓機構更有溫暖,更有家的感覺。」玩具居然對於高齡照顧議題,也有顯著切入點。

「只要玩具能幫得上忙,我們就希望去嘗試,過往也與桃園女子監獄合作,讓專業老師帶著玩具,去開辦親子課程,以此改善攜子入監後,孩子常常出現發展遲緩的課題。因此,長年下來就累積了很多利害關係人,楊老師都說這是他遇過最多關係人的組織。」張維庭如此說著。看來影響力評估,不只能藉由統計數據,來訴說自身行動的故事與成果,也能在回過過去行動時的問卷中,意外聽見動人服務故事,持續滿足公益行動的內在成就感。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
玩具回收的過程,不但能從中感受到身體勞動的療癒感,送禮物也十分具有成就感。

與企業結盟!一起實現玩具夢想家,讓永續真正落地深根!

人的一生往往經歷不同人生階段,自然也留下許多階段性物品,而玩具正是其一。根據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統計,在所有回收玩具中,就有近九成為塑膠製品,而使用壽命卻僅約六個月,如何延續使用價值;如何能在回收利用的過程中,產生更多社會影響力;以及怎麼讓玩具重新遇到對的人,都需要透過時間與經驗來確認,正是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多年努力後的核心能力,為了讓成果能散播各地,也正進行「玩具夢想家」的募資計畫,希望先建立起玩具圖書館的核心根基,未來逐步擴散到台灣各地。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
玩具循環體系下需要很多夥伴共同參與,經歷分類、清潔、整理、確認功能、維修等流程後,到能打包送出。

「過去協會主要以專案合作來維持運作,就容易遇到計畫是否要繼續,團隊是否要搬遷的問題。對不少團隊來說,或許搬遷聽起來很容易,但從玩具圖書館長出來的社會網絡就像一棵大樹,每每搬遷,觸動的不只樹本身,還有週遭的生態系,從利害關係人角度來說,遷移就會涉及地方原有的社福機構、志工等,因而整個生態系都要重新養成,所以希望透過募資計畫,留下一個服務根基。」築夢踏實,這幾年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持續與TOYOTA和泰汽車、台塑台亞加油站等企業合作,在全台總設有150個常態玩具回收箱,攜手企業之力一同為環境與教育付出心力。也不定時與百貨商場、購物中心合作短期專案,持續深化玩具回收影響力,更歡迎未來的各種合作可能。

張維庭說:「玩具,是個跨語言、跨年齡、跨文化的媒介。」從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的成果來說,不論社福協助、環保教育、高齡照顧等多元社會議題,回收玩具都能派上用場,產生重要價值。看來當台灣卸下玩具製造王國稱號的多年之後,玩具回收將是實現永續價值的開端,也或許會是下一個閃耀的台灣之光。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執行長 張維庭。

Info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官網
台灣玩具圖書館協會粉絲頁


延伸閱讀:
以永續報告書為方法!為企業量化永續成果,不只促成內部溝通,更成為重要決策依據!專訪樹冠影響力投資創辦人楊家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