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刊日期|

翻轉資本主義竟從照顧小農開始?專訪好食機創辦人謝昇佑:一位非典型社會學家的革命之路

說起謝昇佑,江湖裡的人們總從不同面向來認識他。學術界知道他是台大城鄉所博士;社運圈知道他過去是隱身在學運中的要角;而農友們,則知道他是 好食機 創辦人。說也奇怪,做學術、搞社運、拼創業,看來心猿意馬的一人分飾多角,最後竟有機地走出一條非典型社會學家的革命之路?

原來學術訓練背後,提供的是看問題、想問題的視角;社運經驗則養成參與社會的老練眉角;好食機就成為影響社會的主要發力核心。創業十年之際,已經完成小型食農生產者的產銷監管鏈的設計,使生產端、銷售端、消費端三方可在資訊透明、並有管理稽核的前提下,確保理念的落實與食品安全的保障,可以說目標讓資本回流第一級產業的馬步基本功已經站妥。謝昇佑說:「翻轉資本主義必須要有百年企業的胸懷,十年間已經找到許多志同道合的夥伴,現在都只是在建設件基礎工程的階段,給未來的人創造更好的行動空間。」

實踐型社會學家!重新定義何謂社會企業!

目標翻轉資本主義社會,謝昇佑作為社會學家,倚靠的不是多年來上街頭學的社運經驗,反而成立公司,這步看似投靠資本主義陣營的棋,曾讓許多人一度摸不著頭緒。

謝昇佑笑著說:「其實早在研究所時期,就因為沒錢出雜誌,而有過創業念頭。」早早體驗了社會的現實,自然更加理解,既然出雜誌、搞社運的目標是改變社會,那如果開公司也能殊途同歸,又何嘗不可的道理,因而麵包只是追求愛情的途徑,一切理所當然。

好食機
好食機創辦人謝昇佑。(感謝 左轉有書 提供採訪空間)

但社會學家開公司?想必獨樹一格。對謝昇佑來說,即便對一般企業來說,好公司的使命都不只是想著賺大錢,更重要的是要創造出新的市場價值,更何況「社會企業」。「台灣一般所說的社會企業,概念大多來自商學院,定義是『用商業手段解決社會問題』,但這句話本身存在定義問題,究竟什麼是商業手段,什麼是社會問題,都缺少嚴謹定義,甚至存在用資本主義結構下的商業手段來解決資本主義結構本身問題的邏輯謬誤。所以我反而認為社會企業的定義,不應該侷限在解決社會問題,重點在於透過商業手段創造更多社會連結與更多元的價值。」

目標讓資本「回流」鄉土!小規模生產者的重要之處?

理解了社會企業的使命,謝昇佑發揮學術專擅,繼續分析,「其實社會最初的出現,目的在於解決人類的生存問題,因此發展出分工與交換的經濟行動,目的就是為了維持社會穩定運作,進而維持人類共同生存的可能。」

不過發展至今,如我們所知,不論全世界還是台灣,以資本主義經濟為核心的經濟行動,為求利益最大化,在不斷成本外部化的發展過程中,不但將成本轉嫁到環境、他人、下一代;也讓人與人之間更為疏離、冷漠,離社會整合的初衷,漸行漸遠。「資本主義是一張單程車票,若放任發展,到最後就是資本過度集中金融、科技產業,這就很危險了!因為當所有資本遠離初級民生產業,集中資本利得高的產業中時,就會發生泡沫經濟的危機,就像是前幾年疫情那樣,一些初級產業匱乏的發達國家,即便人民看起來很有錢,但卻存在買不到生活物資的窘境。」

好食機
食農生產是維持人類生存的必要產業,應建構合理而永續的制度,讓其穩健發展。(圖片來源:好食機官網)

沙盤推演後,當正視資本主義經濟所衍生的社會問題,並放棄殘補式的善後思維,謝昇佑發現原來為當代資本主義解套的第一步,正是引導資本回流地方的初級民生產業,並且,能夠以一種社區經濟的方式運行!因而將目光轉移到了各地方社區中的小型食農生產者身上,畢竟,只有當社會具備小型生產者完善的支持系統,才有可能紮紮實實開出一條讓資本回流地方社區的道路。謝昇佑則補充:「看待小型食農生產者,不能只以產值來看,因為他們鑲嵌在地方社會,不只繼承著在地食農文化的精神與技術,更是最具創新能力的一群,且因為生產過程間,生產者與社區居民之間除了買賣關係外,還時常伴隨各式各樣的合作關係,也就編織出一定社會網絡,正是社群經濟推行的最好立足點。」

推動「誠實食農」,為什麼資訊透明很重要?

「全台灣有登記、沒登記的食品加工業者粗估約有六十幾萬,數量非常多,但他們有沒有好的管理機制或是輔導機制?我們發現其實沒有,甚至因為缺乏社會支持系統,很多業者也會面對到生計問題,背後不只關於貧窮問題,其實也隱含地方社會面臨沒落的課題。」

因此,謝昇佑的第一步,正是為食農小型生產者提供負擔的起的管理機制與輔導機制,協助合法化之於,也為友善的綠色供應鏈建立基礎。好食機先從消費者最在意的食品安全管理著手,不只開設工作坊邀請小型生產者參與,實地輔導食品安全的觀念、做法外,也傳授一套系統化的管理技術,從食品業者的衛生管理、食品的衛生管理、食品標示等,建立合法的生產流程,目前已輔導全台數超過千人次的食農生產者。好食機也正在發展食品技師共同聘用的可能性,讓多位農友共同聘用,減少成本開銷,也提升生產的質與量。

好食機
導入食品安全管理的機制,是小型食農生產者的當務之急。(圖片來源:好食機官網)

另外,好食機在創業之初,在友善環境議題上就關注到動物福利的重要性,這幾年因緣際會與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開啟了合作,為動物福利標章產銷監管鏈建立了驗證制度,也通過動物社會研究會的認證,監督宣稱使用動物福利原料的食品加工廠是否有如實使用,杜絕魚目混珠。這樣的驗證機制也取得了像是家樂福、全聯等主流通路系統的承認,開啟了改變主流市場的希望。

好食機
動物福利雞蛋的推廣,是近年好食機的首要任務之一。(圖片來源:好食機官網)

最後,謝昇佑也看見小型食農生產者在法規上的困境。「去年的案例,一間十五坪大小的豆漿店,居然要用大型食品加工廠法規來規範,這根本不合理。」因而,好食機也持續推動更完善的「食品分級管理制度」的設計,目的在於影響政府對食品加工業者法規的細緻化,避免殺雞動用牛刀,不僅違反比例原則,也扼殺了小型食農生產者生存的空間。

總的來說,資訊透明的必要性在於確保生產端、銷售端、消費端三方可以在供應鏈資訊公開、並有管理的前提下生產與消費,進而確保價值的呈現與食品安全的保障。也就是謝昇佑所提倡之「誠實食農系統」,透過制度建立,讓經濟行動不只更具信任,也能達到社會整合的功能。而好食機官網裡這段話也令人印象深刻。「我們相信,美好的價值來自嚴謹的管理。如果缺少了管理,在美好的理念都可能只是泡影般的虛假符號。在台灣的農業領域中,我們經常看到各種價值理念的宣稱與標章,但卻缺乏完善的監督管理機制,最終淪為華而不實的行銷。」

好食機
社會信任的基礎不只來自生產者的自律,也倚靠管理制度的介入。(圖片來源:好食機官網)

十年磨一劍,社會連結的系統漸趨完成…

「合作經濟的最後,還是必須回到日常消費…」如果說好食機十年來的推廣,是一場社會運動,那這場社會運動的參與者,就不該只有小型食農生產者與好食機,真正能完成最後一片拼圖的,就是消費者。是否能夠理解農業價值、是否具有資訊判讀能力、是否可以進行負責任、有意識的消費,都需要集體意識的養成。因此,好食機也持續與家樂福合作「綠色供應鏈」計畫,持續藉由大眾已經非常熟悉的友善通路,借力使力,從既有結構創造新的永續價值實現,合乎社會創新意義。

最後,聊起台灣農業的困境,謝昇佑說:「沒有好的農村,怎麼有好的農業?」提醒我們第一級產業的復興,不該只侷限在農業技術上的思考,更應該從整合而全面的視角做認識,思考農村生活是否能吸引人才回流;思考地方社會關係能否存續;思考食農如何整合。經歷十年創業,謝昇佑說自己對社區經濟與社會創新有了更深認識,或許有空時可以投入筆耕,讓思想能夠轉移、能夠複製,看來或許好食機的下個十年、百年,真能翻轉資本主義,實現一位非典型社會學家的革命之路!

DSCF6012 scaled
好食機創辦人謝昇佑。(感謝 左轉有書 提供採訪空間)

Info
好食機官網
好食機粉絲頁


延伸閱讀:
比你更在意!農緯果菜靠著源頭管理,疫情期間不只菜源穩定供應,更衝出成長好業績!

【變革行動家】 廣告行銷人的永續食農之路  專訪奇禾 iPrefer 互動行銷郭睿杰

【變革行動家 podcast 】歐洲倡議鄰里經濟 Proximity Economy?小型食農生產供應鏈正夯? 專訪好食機謝昇佑 上集

播客內容:
整合農食翻轉資本主義的流氓博士謝昇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