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便當裡的愛與溫柔: 番紅花 x 小間書菜 彭顯惠

2020-03-30

面對未來世界的必修課<2>

1.動手做料理,以行動支持友善農業
2.掌握人生主導權,對自己負責
3.同理心、對知識的渴求、恆毅力

「面對未來世界的共同必修課」系列報導

「家庭」是孩子出生後的第一個學習場域,透過生活養成與價值觀的傳達,父母除了為孩子未來的學習成長打下基礎,也培養孩子面對未來時應有的態度及能力,在成長的不同階段,家庭則持續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支持著孩子。

從每日飲食出發,餐桌上的料理是最好的飲食教育現場,友善食農的價值不只關乎食的安全,更與地球環境、動物福祉息息相關。以「帶便當」這一項親子共有的生活經驗切入,本次邀請作家番紅花,與宜蘭小間書菜闆娘彭顯惠,以同為母親的角度,進行一場食農教育與親子教養的交流分享,也藉此一窺兩位媽媽的美味便當秘訣!

受訪者簡介

番紅花

筆名「番紅花」的王碧珠為親子教養/綠色飲食作家。原本在廣告與時尚產業工作,為了思索職涯人生的下一步,也為了在孩子童年最後階段不缺席,而選擇離開朝九晚九的職場,開始在部落格寫作,以細膩真誠的文筆紀錄親子互動的過程與心得,成為廣受大眾信賴的親子作家,也以自身生活出發,分享自身綠色飲食之實踐。目前專注於家庭料理研究,現為「綠色餐飲指南」顧問,擔任農傳媒、Okapi、蘋果日報等專欄作者,著有《廚房小情歌》、《教室外的視野》、《可以跟孩子聊些什麼》等書。

番紅花 臉書
番桌.番桌粉絲專頁

彭顯惠

2014年彭顯惠與先生江映德來到宜蘭員山,以一處改造過的二十年歷史舊碾米廠為基地,成立「小間書菜」,販售自家友善栽種的「小間米」,也販售宜蘭友善小農作物與周邊食品、經營二手書交換販賣、文創商品販賣等,更不定期舉辦農業、藝術、文學等活動。除了經營店舖,彭顯惠時常於社群平台分享友善耕種相關資訊、小農家常料理分享與親子相處互動等內容,廣受大眾歡迎 。

小間書菜網站
小間書菜粉絲專頁


便當裡的愛與溫柔 Q&A

Q:兩位在生活中都是友善食農的實踐者,並透過耕種、料理、寫作等方式推廣這方面的價值,能否分享各自一路走來的實踐歷程,這些歷程又如何改變你們的生活?

彭顯惠(以下簡稱「彭」):最一開始其實是因為孩子,因為兒子半獸人本身有輕微的亞斯伯格症,從小在表達、溝通和情緒控管上有一些困難,也因此被幾間幼稚園拒收。轉學到臺中華德福體系的學校之後,學校很注重飲食的控管,會選擇有機食材、少吃紅肉、糖更是完全禁止,搭配一些比較靈性的學習,慢慢的半獸人的情緒變得比較穩定。從那時候我們開始跟著學校理念,在生活中調整飲食,我的先生也跟臺中市政府租了一塊很小的農地,開始種自己要吃的菜,因為是自己要吃的,過程中自然而然選擇不加農藥與肥料,這樣的經驗日後也啟發我們搬到宜蘭投入農耕生活,並延續原有的,友善栽種的方式,所以在友善食農的實踐上,一開始並不是有什麼樣崇高的理念。

番紅花(以下簡稱「番」):我跟顯惠一樣也是因為孩子,我原本是一個上班族,那時候吃飯主要都是外食,二十幾年前友善食農的概念還沒有這麼普遍,自己對飲食方面也沒有特別的想法,成為母親之後,我開始看書研究、思考要給孩子什麼樣的飲食。「初乳」可以說是媽媽對孩子飲食的第一個選擇,那時候就從餵母乳這件事開始,變得對飲食越來越講究,餵母乳其實非常的難,但是書上就寫了初乳的重要性、母乳的營養有多好,為了孩子我就這樣堅持下去。隨著孩子成長,每個階段對食物的需求也不同,我開始對食材的來源更加關注,並接觸到了主婦聯盟,開始會去購買有機、非基改的食材,那時候這方面的議題才剛開始談,我周遭的人都覺得我很奇怪,還有人擔心我是不是被騙了,怎麼買那麼貴的菜,相較之下我覺得現在大家很幸福,在追求安全、安心食材的時候選擇非常多。

Q:從母親的角度出發,兩位期望透過生活中友善食農價值的實踐,帶給孩子什麼樣的影響?

彭顯惠與孩子討論料理。

彭:來到宜蘭耕種以後,陸續認識其他也在實踐友善理念的在地農友,有種菜的、有養雞蛋的,平常我們就吃自己和農友耕作的食材,但是媽媽很懶(笑),偶爾還是會吃外食,又因為要滿足半獸人的大食量,我們最常去吃的就是小火鍋。由於平常吃習慣好的食材,半獸人對白飯特別挑惕,也不敢吃外面的青菜、火鍋料,其實就是因為怕死(笑)。但是女兒鳳梨的飲食喜好就完全天差地別,喜歡油炸品、喜歡吃餅乾,外食的時候最常說要吃薯條、炸雞、義大利麵,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養出兩個完全不一樣個性的小孩,但我自己對孩子飲食的限制沒有那麼嚴格,日常盡量給他們好的食物,每個月一次的「獨生子/女日」會帶他們各自去吃想吃的東西,至於未來對飲食的偏好和選擇我會尊重他們。

番:其實顯惠他們身處這樣的環境,每天吃的都是令都市人羨慕的好食材呢!那我自己的部分,在孩子小學的時候飲食控制得比較嚴格,給孩子的甜食會非常注重食材來源與工廠字號,也會盡量自己做甜點,所以從小我就帶他們做戚風蛋糕、馬卡龍。而我觀察到有些真正的影響會發生在孩子長大之後,現在我的兩個孩子都唸大學了,外食的機會多很多,但他們本身特別在意動物友善、人道飼養的問題,在外面會盡量少吃肉,因為肉類需要花費比較多的環境成本跟代價,另一方面來說好的肉也就不會太便宜,所以即便身為大學生沒什麼錢,他們也不會把CP值放在選擇飲食時的主要考量。

另外跟顯惠一樣,我也不是每天都在煮飯的,偶爾也會吃一下速食,很多人以為我跟孩子不吃速食的,大家普遍會覺得不健康,但其實速食產業在食品安全的把關還蠻嚴格,算蠻安全的,偶爾吃也頗有療癒人心的效果(笑)。

彭:沒錯,我們家偶爾也是會吃速食的!

Q:本次企畫以「帶便當」作為切入,請問兩位童年關於便當的生活經驗是如何的?

彭顯惠(左)與番紅花(右)。

番:我們小的時候沒有營養午餐,就只有帶便當的選擇,我的媽媽是職業婦女,每天很早起床幫我們做早餐跟便當,所以我的孩子開始上小學之後,我也是堅持每天早上出門前準備孩子的便當,就這樣一路做到高中畢業,即使現在已經上大學,每周還是固定兩天要求帶媽媽做的便當。

彭:我的便當經驗其實非常糟糕,我們家掌廚的是我爸爸,因為是外省移民,飲食口味延續原鄉的習慣,就是那種「老兵風格」的菜—滷牛肉、滷蛋、滷豆乾,他最喜歡做的一道菜是「沙茶牛肉炒空心菜」,因為沙茶的味道讓他想起湖北的一種醃料。以前我的便當都是前一晚晚餐的菜,各種滷料、沙茶牛肉炒空心菜就是我的便當日常菜色,那個時代學校的蒸飯機沒有現在厲害,所以我的便當蒸出來非常可怕—軟軟爛爛的白飯、滷牛肉變牛肉乾、豆乾變硬豆乾、空心菜整個發黑,沙茶就像真正的沙子一樣鋪在上面。那段日子我很羨慕同學的便當,很漂亮、感覺又很好吃,自己的便當看起來則像是剛被炸彈轟炸過、還在冒煙的戰場遺跡(苦笑),所以小時候便當經驗很不好。

記憶最深刻的一次是爸爸出差,由平常不下廚的媽媽負責我們的便當,結果她去外面炸了一袋鹽酥雞,回來直接倒在剛煮好的飯上,隔天便當蒸出來也是非常可怕,所以我的便當經驗還有一部分是關於如何偷偷把飯倒掉這件事。

Q:幫孩子準備便當的時候,有什麼主要的設計原則?

兩人討論菜餚口味。

番:我準備便當唯一的設計原則就是總共要有三樣菜:一道肉配上另外兩道蔬菜,那因為我都是當天早上準備,所以我希望做便當的速度可以很快,一定都是煎的、炒的,我覺得便當好吃和營養是最重要的,還好我做便當那個年代還沒有社群網站這種東西,做便當沒有什麼壓力,現在我看到很多便當書裡面的料理都好厚工,有很多刻意造型或是為了配色做好多道料理的花時間菜色,對我來說像菜脯蛋、九層塔蛋這種速度快的,才是我們日常做便當的節奏,所以我的便當都是很樸素的,但孩子都知道是很好吃的!

彭:同意!而且書本上拍照的便當都用日式的精緻便當盒,容量都很小,很不實際,根本不夠我的小孩吃!像半獸人根本不會在意好不好看,他只在意好不好吃、吃不吃得飽。設計的部分我沒有什麼原則,基本上就是依照當令蔬菜去發想,他們當然也會有自己不喜歡的菜,我也不會強迫他們一定要吃,因為我自己不喜歡吃的東西也蠻多的(笑),有一次我身體不舒服讓半獸人自己煮,他給自己帶了「小雞腿蓋飯」,便當盒打開總共十隻雞腿,完全沒有菜,我還被老師關切便當怎麼都沒有青菜。但鳳梨的部分因為她不喜歡跟同學不一樣,她也覺得營養午餐比較好吃,所以就沒有讓他帶家裡的便當。

Q:透過便當,想傳達什麼樣媽媽的味道?

番:我覺得吃這件事情很重要,每個人都有從原生家庭飲食背景帶來的一些影響,我希望孩子吃到我的料理可以感受到媽媽的用心、知道媽媽很愛他們,透過便當也希望讓他們感覺到是被關愛、被照顧、被接住的。

彭:我沒有誒(大笑)!我做便當的時候比較沒有特別多想,但我覺得便當被吃光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很有感覺,或是有時候孩子會主動說他想吃某一道我很久沒煮的菜,當下會覺得自己被鼓勵了、內心某個部份被滿足了,會覺得自己好像有被孩子記住。

Q:透過自身的影響力,期望在友善食農價值上,傳遞給大眾什麼樣的訊息?

小間書菜自產小間米。

番:我們都是透過飲食在影響整個世界跟這片土地,我希望大家多支持有機、友善農業,多關注動物的福利,我覺得這個很重要,當大家都在支持這樣的價值,這類產品的需求變高之後,就會鼓勵更多人投入這樣的產業,售價就有機會降低為大部分人可以、且願意負擔的價格,進而透過消費形成一種正向的循環。另一方面,人類從來沒有這麼容易煮菜過,以前要買好的食材很不方便,現在你想要買最好的肉、最好的油,任何東西透過網路都很容易獲得,所以也鼓勵大家盡量在家做菜!

彭:沒錯!大家趕快買我們的米,我要趕快變貴婦(笑)!講到做菜,我發現現在電視上有很多料理節目,會有型男主廚或是某個名廚在電視上教大家做菜,但即便有這麼多的料理節目,我們的外食率還是非常高,甚至變成買便當回家配料理節目吃,大家不覺得這樣很矛盾嗎?然而如果你真的想支持在地友善農業,那就養成料理的習慣吧!我知道上班族都很忙,下班都已經八、九點,但是放假的時候可以為自己或家人好好煮一頓,採買一些比較好的材料,對自己好一點,同時用行動支持臺灣在地農產品、或是對動物友善的肉品,在家煮真的不需要很講究,有時候我分享半獸人下廚的照片,也是想鼓勵大家動手做料理!

Q:面對未知的未來,兩位認為孩子需具備什麼樣的能力或特質?在生活中如何培養孩子具備相對應的能量?

彭:半獸人情況其實比較特殊,在人際相處上一直不是很順利,老師也覺得這個孩子粗心大意、不受教,我自己小時候也常常被老師下這樣的評語,所以我知道那種感受,這種情況通常只是對某件事情沒有興趣,越逼他反而會造成反效果,所以跟他討論之後,今年開始決定讓他嘗試自學一個學期。半獸人一直有著成為海洋生物學家的夢想,只要在能力範圍內我們會盡量支持他,不足的部分就看他長大後如何自己去補足,所以這學期讓上了自由潛水課,也把農耕放入自然課程裡,以目前表現出的態度和毅力,看起來自學是蠻適合他的。但妹妹鳳梨就完全不適合,鳳梨是非常需要跟人交際跟互動的,也很有自己的想法,身為媽媽能引導的我就引導,但並沒有太去強求他們未來一定要變得怎麼樣,我自己小時候的生活就是被補習班跟才藝課所塞滿,很晚才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回頭看會覺得這些事情浪費很多探索、學習的時間,所以自己當媽媽以後,我選擇尊重孩子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會讓他們知道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把自己人生的主導權交給他們自己。

番: 生命是非常奧妙的,孩子真的是獨立的個體,我的兩個孩子年齡差那麼近,但他們的個性、喜歡吃的東西、對未來的人生想法,完全不一樣,像老大,到目前為止都還是志在成為社會學家,老二就一直對生物和生命科學有興趣,覺得社會科學要念那麼多文本未免太累。但不管孩子的個性和志趣多麼不同,我始終相信,生而為人,有些普世價值是古典、不變的。我個人認為同理心、對知識的渴求、恆毅力這三樣特質是很重要的,一個人有同理心,才不會有歧視、才不會說錯話、做出錯誤的決策;一個人有知識的渴求,那不管他從事什麼領域的工作,他都能跟上世界的變化而不致落伍,而恆毅力是讓孩子專注在他有熱情的事情上面,希望孩子能夠持續、穩健、耐得住寂寞地去追求自己的理想。所以我鼓勵孩子閱讀,孩子在青少年階段會花很多時間交朋友、探索人際關係、滑手機,我還是會好聲好氣提醒他們,不管怎樣,要維持閱讀的量與質,書裡面有很多知識去刺激孩子思辨,而我自己也經常和孩子討論、聊天,交流彼此的想法與經驗,畢竟同理心和恆毅力都蠻抽象的,沒有辦法一二三或SOP,鼓勵閱讀、父母的身教、尊重孩子的性向發展,就這樣一點一滴的累積。

便當裡的愛與溫柔料理分享

番紅花

今天做的便當有兩個大原則:
1.使用當令食材
2.營養均衡

因為現在(二月)是冬天,宜蘭這邊的白蘿蔔跟芥藍品項都非常好,所以今天就做了一道蝦皮炒蘿蔔絲、用芥藍跟新鮮的香菇一起炒,配色的部分可以看到一邊是綠色、一邊是白色和淡淡的米色。主菜選擇用雞腿肉,雞肉是我最常為孩子準備的蛋白質來源,調味上只用鹽巴跟一些孜然粉,所以這個便當蠻清爽的,也是非常代表臺灣冬季的媽媽味!


顯惠

今天做的是給我們家兒子半獸人的便當,因為他的食量很大,所以他的便當就是大的便當盒裡面裝滿飯菜,平常做便當都是使用店裡宜蘭在地的當令食材,今天選用了大白菜、醜豆、香菜,雞蛋是我們農友自己生產的,洋蔥則是之前出差去屏東拎回來的,主菜部分由半獸人負責他自己的招牌菜—「棒棒糖雞腿肉」,這道菜的味道是連臺南人吃了都會驚訝的甜(笑),也因此被我們取了這樣的菜名。

推薦書籍

彭顯惠的推薦書籍:
1.廚房小情歌 /番紅花
2.你能跟孩子聊什麼 /番紅花
3.沒有學校可以嗎? /徐玫怡

我們店裡其實不進親子教養的書,許多親子教養專家給我的感覺不像是在溝通,比較像是在馴化出符合這個社會期待的孩子,也不是說這樣不好,但在自己生長的經驗中,體會過馴化的過程,最後往往是兩敗俱傷。但我很推薦這兩位作家的書,番紅花老師主要關於綠色飲食實踐、徐玫怡老師則是生活風格的實踐,兩位作者的風格都很自然、不做作,他們給我的感覺都是很早就看到自己孩子潛力在哪裡,而且不會只寫好的那一面,不好的另一面也很願意分享。

番紅花的推薦書籍:
1.種地書
2.國宴與家宴
3.雜食者的兩難

面對未來世界的共同必修課」系列報導

圖 / 白騏瑋
文 / 白騏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