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Ahupua’a: 夏威夷永續的土地實踐

2020-08-01

Ahupua’a  名詞。
發音:阿胡普阿阿。
夏威夷傳統土地劃分的單位,也是個別獨立的行政區。

像切蛋糕一樣

把一座島嶼想像成一個生日蛋糕,切成一片一片的三角形,這就是夏威夷古老的土地劃分模式。每一塊假裝是小蛋糕的三角形土地,尖端都是從高山往下,向海洋展開。

看似遊戲般的分割法,可是藏了夏威夷對自然環境和土地的永續精神。

14世紀開始,夏威夷就開始實行這種稱為Moku-Ahupua’a的土地管理系統。每個獨立的島嶼稱為Mokupuni, 各個島嶼又切蛋糕似的分為幾的大的區域Moku, Moku之下又切割成更小塊的Ahupua’a。

可以從這張圖示清楚的看到,在一個Ahupua’a中,自然環境和居住其中居民,資源共享和土地友善的永續概念。 (圖片來源:HawaiiHistory.com)
大島的Ahupua’a地圖。從Moku-Ahupua’a系統分級,大島是一個Mokupuni,其中又分成Hilo、Puna、Kau、Kona、Kohala、Hamakua等六個moku,不同的moku之下再細分成更小的ahupua’a。

如何界定Ahupua’a

Ahu是夏威夷文石堆、祭壇的意思,pua’a則是豬。夏威夷人會在兩個Ahupua’a之間推石頭作為分界點標誌,石推上會放上豬,作為給管理Ahupua’a酋長的獻禮。

Ahupua’a的分界,可以是山稜線,可以是河流的流域,可以是一棵神木,可以是一個小火山口,也可以是一個巨石。每一個Ahupua’a的大小不一樣,Ahupua’a的大小完全是靠自然資源來決定。從雲霧環繞的高山,一直延伸到海平面下特定深度的珊瑚礁。分為三個主要的區域,Uka 山、Kula 平地、Kai 海。所有生活日常所需,山、平地、海,一概提供。每一個Ahupua’a都是一個自給自足的永續生活圈。

今日在大島西邊的一個Ahupua’a標示,仿照傳統形式建造。

UKA 山

雲霧裊繞的深山,總是蒙著一抹神祕,夏威夷人相信高山深處是眾神居住的地方,居住在平地的人們帶著敬畏的心對待高山。

高山也提供了許多夏威夷的日常資源。好比說深山裡巨大的Koa樹,用來雕刻航海的獨木舟、蓋房子用的樑柱。堅硬的Ohi’a,也是建造房子的木材首選。Kauila樹又重又堅硬,會沈在水底的木頭,是拿來製作狩獵用的矛和日常使用的工具。Maile有香味的葉子和柔軟的籐枝是慶典和獻祭時不可少的花環材料。屬於蕁麻家族的Mamaki,葉子具療效,樹皮可以打成kapa樹皮布,是傳統衣服的來源。’iliahi檀香木的木頭磨成粉,用在祭典也是藥材。攀爬在樹木上的’ie ‘ie長長的氣根,則是拿來編織提籃和捕魚籠的材料。生來矮小灌木樣貌的’ūlei,枝幹柔軟,用來作為編織魚網邊條和樂器。長在溪谷山澗裡的olonā,纖維近米白色,既柔軟又堅韌,用來編織魚網,也用來編織給皇族的羽毛披風。

高山森林更是許多鳥類的家,他們色彩豐富的羽毛作成的披風和頭盔,是夏威夷皇族階級的分級。

Ahupua’a可以是一條河的流域,以山稜線作為分界,每一個Ahupua’a都是一個可以自給自足的永續生活圈。
蓋房子的木頭,作屋頂的Loulu棕櫚葉,椰棕揉碾成的繩索,日常生活所需全部都在一個ahupua’a可以提供。
傳統屋頂下的細節。

KULA 平原

介於山和海之間的平原和緩坡則是kula,是夏威夷人居住和農耕的區域。

台灣稱石栗的kukui樹果實含有高成分的油脂,拿來燃燒,作為照明。芒草般的 pili grass,綑綁成串,是家家戶戶的屋頂材料。竹子拿來作釣竿,也拿來雕刻成圖騰,塗上顏料妝點樹皮布。葫蘆是裝水的容器,也是節奏樂器。

在kula最重要的活動就是農耕,夏威夷人在肥沃的火山土壤上種植甘蔗、香蕉、蕃薯、麵包果還有芋頭。其中,芋頭 kalo 是夏威夷人傳統飲食在和西方世界接觸前,最重要的澱粉來源,夏威夷人不只在乾地上種芋頭,也像台灣,在溪流旁引水種植溼地芋頭;整株芋頭植物皆可食,芋頭葉拿來烹調,吃起來有梅干菜的味道;芋頭蒸熟加水,再用火山岩搗爛,發酵幾天,成了最具夏威夷傳統代表食物poi。麵包果 ‘ulu,也是另一個夏威夷飲食的澱粉來源,果實可食,木材可以拿來作成鼓,搗磨poi的木板,也是做衝浪板的材質。

夏威夷人在低地引河水種植芋頭,芋頭是夏威夷人傳統飲食文化中重要的澱粉來源。( 圖片來源:National Tropical Botanical Garden)
Ahupua’a當中的kula ,是居民耕種居住的地區。圖為位於可愛島北邊的Limahuli Garden。( 圖片來源:National Tropical Botanical Garden)

KAI 海

夏威夷人海的概念,延伸至海岸線生態、潮汐消長間的潮間帶和海底的珊瑚礁。

海洋帶來了食物,各種的魚類海鮮;海鹽不僅可以醃製保存海鮮,用在祭典上,也有醫療效果;

生長在岩岸和淺灘的海菜 limu,海菜的高營養成分是夏威夷人重要的維生素來源。夏威夷人更相信,海洋本身就有治癒能力。

海邊的椰子樹是夏威夷用途最多樣的植物,椰子水、椰肉是食物;樹葉可編織成遮陽的草帽,織成草蓆,作成掃把,作花圈的細長刺針;樹幹可以雕刻成食器、鼓、武器;椰子外曾厚厚的纖維椰棕可以編成繩索。

許多生長在海邊的植物也都各有他們的用途,諾麗果具醫療價值,他的內層樹皮是黃色的天然染料。Milo樹的木頭呈深棕色又有漂亮的木紋。Hau則是台灣常見的黃槿,質量輕卻堅硬的木材,廣泛的用在像是斧頭、船槳等日常工具,樹皮纖維也可拿來編繩索。

利用各種天然素材作成的生活道具,動物骨頭、牙齒、火山石製作的武器和釣魚鉤,田野間種植的葫蘆作成的容器,植物纖維敲打曝曬揉捻成的繩索。
Ahupua’a的管理者會依照季節和生態設定捕魚祭,維持物種的生態平衡。Hukilau是夏威夷傳統捕魚的一種方法,huki是拉,lau是葉子的意思。用紅竹葉串成長長的簾子,集合眾人之力,從淺海放下,魚群就被圈住,慢慢的往沙灘入口拉。

Stewardship 管理者

直到今天,夏威夷的地名依然可以追溯到Moki-Ahupua’a系統。也開始在各個Ahupua’a的邊界設立標示。

14世紀以來,夏威夷王國就開始一種稱為Moku-Ahupua’a的土地管理制度。每一個Ahupua’a都是大約以三角形的形式,從山頂往海邊延伸。 (圖片來源:National Tropical Botanical Garden)

夏威夷國王分派貴族統治管理各個島嶼mokupuni,mokupuni下的moku,moku下的ahupua’a。Ahupua’a的統治者需要充分了解這個ahupua’a的自然資源,是統治者的kuleana責任,維持生態平衡,確保腳下的土地’aina足夠餵養土地上的人民,他會依照節氣和生態的數量,下捕捉禁令和解除限制。在一個Ahupua’a之內,居民可以自由來去,充分的使用山海和土地提供的自然資源。

私人土地的概念從來不存在和西方世界接觸前的夏威夷王國時期。相較於現代人對土地的擁有權,夏威夷人對土地是一種責任制的管理者思維,腳下的土地餵養了前人,供給了當下的日常,為了後人,也是每個人的責任。

在夏威夷當地可見的Ahupua’a標示。

圖 / 孫良蕙
文 / 孫良蕙

延伸閱讀 :
吃,在傳染病大流行之際
對入侵物種也說Aloha—夏威夷的保育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