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登上南湖大山:爾後的攀登 都是因為愛

2020-08-25

繼第一次的茫然,第二次初登百岳,爾後的每一次攀登,便都是單純的因為愛,愛山,愛山裡萬物,愛草間林木,愛一同上山的夥伴,甚至愛那些我們背負上山的家當補給與身上那被汗浸濕的衣裳。

剛開始,攀登的記憶停留在學習,學習呼吸步伐與負重,學習配糧開火與炊煮,學習紀錄軌跡,辨別氣候與維護山林,待這些基本知識有所累積後,方能真正享受攀登,感受山,那霎那,攀登不再是琢磨心志的耐力運動,而是令人著迷,刺激多巴胺分泌,在一吸一吐間,興奮與感動交加湧現,如戀愛般美好的有氧運動。

正中央最為高聳的山脈即為帝王座南湖大山。

而第一座令我有戀愛感的山,是南湖大山,人稱帝王座,遠眺氣勢滂礡的南湖大山是我一見鐘情,再見定情的五岳山峰。南湖大山的行徑路程也好比戀愛,由平緩好走,軟綿綿的松針地拉開序幕,一路延伸來到香氣四散,遍地皆是浪漫棕黃色的松風嶺。此時正好是初識熱戀,坡度正好,有些刺激卻又不至於疲憊,秀色可餐的美景隨前行的步伐展開,眼前所見皆好,歲月流動越慢越好,只要有你有我,這世間再難的課題也難不倒,恰巧給攀登者十足的信心,練就強健的心智去愛去闖,去承擔未來幾日的爬升與挑戰。

首日入住的山屋亦是小巧可愛,乾淨俐落卻不失人情味的雲陵山屋。抵達時,莊主志工的熱情迎接,好比家中長輩或親家父母,打從心底開心的見到你。我們交換著山下珍貴的水果食物,一顆草莓換得半粒蘋果,一些蔬菜換得整杯手沖咖啡,一來一往如過年般熱鬧,在幾輪低聲細語後,大夥兒在星光璀璨的夜空下,被愛緊緊環抱,穩穩入睡。

醒後二日的行程由綠油油,一望無邊際的審馬陣草原,接上暴露感(註1)十足,有墜落風險的五岩峰。這一寬一窄,一平一陡的路程亦是像極了愛情,熱戀期後,我們碰撞磨合,我們接納包容,我們看著愛情的起伏如山巒鞍部,一時起一時落,那時高這時低,沒有恆久不變的熱戀,也不可能有不陡上的山峰,在每每想放棄時,卻又被美景沖個昏頭。看著陽光從草原邊際探頭,清晨雨露灑得整片草地閃閃發光,面對著這金黃色的大地,感動一時滿得太快,曾歷經的痛苦,垂直山壁的阻擾,缺乏自信的自我質疑與不安,一時煙消雲散。愛如眼前美景,來得太快,卻又停得夠久,使我們得以在腦中不斷反覆溫習,那些愛的片段、美的記憶,因此即使半哄半騙,也要讓自己堅持前行,堅持相信:相信自己,相信愛,相信美,相信幸福美滿不遠,只要翻過山頭,就能盼見。

註1:形容地形陡峭,令行走者有暴露在路面之外的感受

攀登於五岩峰上,暴露感高的危險地形。

攀登與戀愛相像,因為,山要我們懂得縮小自我,懂得生活得簡單輕薄,懂得在大地萬物面前不膨脹張狂;愛亦要我們懂得放下,懂得為他人騰出空間,在愛之前不過度吹捧。山要我們感受地貌起伏,要我們相信身體與心理;而愛也要我們體驗愛戀中的情緒起伏,認清期待與現實、熱戀與常相廝守終究不同,要我們安然培養信任,幸福是扎根當下。

登南湖山頂時,雲不小心蓋了下來,想著昨日甚至幾小時前,還看得見陽光灑下的圈谷美景,如今到了山頂卻是毫無展望,踩著碎石地回到山谷,回頭望向那經歲月沖刷的冰河圈谷地形,僅見一片白茫茫,不免有些黯淡,卻才發現:原來愛情與攀登最相像的地方,是兩者的感動皆非眼前所見,而是內在所應,因為曾見過南湖大山的帝王風範,曾被金黃色的圈谷感動;曾深深愛過痛過恨過也原諒過,才願意不斷不斷的回去山裡,回到愛裡。

南湖圈谷山屋前,捕捉金黃色草原美景的剎那。

因為我們對愛有信心,對山頂有嚮往,對自我有期許,對未來有憧憬,才會踏上攀登,踏上戀愛之行,我們相信一直走下去必定迎來幸福美滿,必定看見高山展望……卻忘記所有的一切,從來不是為了要得到什麼,而是為了體悟,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斬斷非必要的貪念慾望,剔除不必要的擔憂自卑,釐清期待,最終找到和諧生活的姿態。無論是在攀登中,或在愛中,我們從來不該去強奪擁有,去膨脹征服,去實踐私慾或爭霸些什麼,而該學會珍惜,學會擁抱,學會放下並縮小自我,學會全然的感受,體驗過程的高低起伏,細細品嚐,慢慢咀嚼生命的所有。

晴天也好雨天也好,幸福也好難過也好,愛給我們的從來不是擁有多少,而是成長多少,有如深藏心底的攀登記憶,南湖大山給我的,亦不是山頂展望有多美好,圈谷美景永遠晴空萬里,所有的攀登爬升,所有的愛戀情感,在山林山峰之下,在生命宇宙之間,不過是一趟趟步行經歷,一堂堂課程體驗,我們在過程中所付出、累積、感悟收穫的心靈成長,才是愛與攀登的真意,也才是我們願意不斷相信,不斷回歸他們的唯一原因。

圖 / Mountaineer
文 / Mountaineer


想看更多我的山裡經驗?未來每個月都會有《行走於山林間》的專欄文章,帶著大家一虧台灣各地山林,希望你看過後也能帶著身心靈,在充分準備下,走入同片山林,與我共同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