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刊日期|

【變革行動家】王愍迪與微電能源團隊要如何打造新世代電網?專訪微電能源董事長王愍迪

聰明卻有生命意義焦慮感的早年生涯

看到王愍迪會察覺他總戴著頭巾,形成個人鮮明的風格與特色。從小就是耳聰目明、學習敏捷的學生,大學考上台大電機系,卻利用學系自由放任的學風去選修各類人文、社會科學等課程。接觸到經濟學時,他深受人類選擇行為研究的吸引,研究所便決定報考經濟研究所。藉著扎實的數理基礎,不但順利考上,也很愉快地完成研究所教育。踏入職場時,選擇到香港、新加坡的金融圈歷練,學習了避險基金、私募基金、財富管理等領域專業。海外這趟職涯旅程為時八年。

金融大海嘯爆發後,他開始對金融業有不同看法,認為藉由槓桿操作賺取利差的工作本質並非他想持續投入的未來,於是決定回到台灣。當時王愍迪還不知道自己未來會做什麼。回憶起來,他認為當時確實對自我生命意義與價值存有焦慮感。因緣巧合接觸到住居附近的社會企業聚落,單純覺得用財務專業來協助社會企業經營者認識財務報表、思考營運模式等只是舉手之勞,就陪伴了一些農業領域的團隊。

後來朋友介紹認識了太陽能領域主張公民電廠的社會企業「一人一千瓦」,認同團隊主張公民以自主之力來綠化民生用電的價值主張,就以投資參與該團隊,並加入團隊營運工作中。這也就開啟了如今王愍迪創辦「微電能源」的生涯新階段。

創辦微電能源的出發與策略路徑

參與一人一千瓦的「痛苦經驗」,其實為王愍迪挹注了顯著的「生命養分」。那階段接觸各方利害關係人,讓他充分彙集了這個領域的「痛點大全」,反而有利於他超脫分析太陽能這項事業的本質與特性。太陽能本身是種分散式發電模式,不但有利於財務風險分散的運作,也容易進行堆疊而形成規模經濟優勢。

於是王愍迪於 2015 年創辦微電能源 (Micro Electricity),在 2016 年正式營運。問他如何以簡單方式介紹微電能源,他說微電能源致力於推展「能源數位化」發展,建構「能源互聯網 (Power Internet)」,而公司透過資料的掌握、分析與應用,來提供需求方有價值的服務。他比喻說,再生能源好似投入能源池塘的大石頭,濺起的漣漪就是數位化發展。

目前微電能源的主要客戶就是台電,以及有財務型投資需求的機構組織,例如壽險業者、金融業者,或大型企業。以發展趨勢來看,未來產業領域遊戲規則、商業模式易發成熟之後,也能直接面對大企業、中小企業等購電方。這需要越來越合適的售電合約 (Corporate Power Purchase Agreement, CPPA),搭配金融機構的投資、貸款、風險評估與管理如信保等配套。台灣目前相關發展環境還沒成熟,應該還需要三至五年。屆時,台電也可能只是電力服務廠商之一,微電能源也可以是領域同業。

2:案場2 scaled

資料來源:微電能源案場,微電能源提供。

數據是王道

目前國內外綠電需求持續上揚,民間市場綠電收購價格其實已高於政府訂定的費率。台灣正在密集興建電廠的階段,但相對於規劃施工,完工後的良善營運才是產業重心。現階段台灣再生能源的產業鏈尚未成熟,微電能源等業者很多都同時涉入規劃期、施工興建期,以及完工後至少長達 20 年的營運期。不過,王愍迪認為這僅會是當前階段的狀態;長期發展來說,當產業鏈趨於成熟後,專業分工就容易推展,未來興建、營運都不一定要自己做 (in-house)。

在能源事業的營運上,能源營運 (Energy Management)、運作營運 (Operation Management)、財務營運 (Asset Management)是三大重要營運面向,而這些面向的成功都有一個共同的關鍵基礎,就是高品質的數據,包含搜集、分析和管理。就三類服務市場來看,台灣市場的規模也許不夠,但亞洲市場規模則存在足夠的服務業發展空間。以財務營運服務來說,一項太陽能發電專案可能需要新台幣數百億的資金,絕大比例可能來自金融機構的信貸,而自籌的數十億資金也會有不同投資人組合,有些是追求固定收益的穩定投資人,有些則是願意承擔較大風險的投資人,透過財務分流的運作和管理,就可以提供較佳的財務服務。微電能源視數據管理為核心策略能力,也希望未來能提供上述營運需求的優質服務。

循環經濟時機

至於太陽能廠的除役,王愍迪認為太陽能電廠的高度規格化,其實提供了廢棄物循環再利用的技術可行性。如果加上配套與時機成熟,循環模式落地的可能性很高。對微電這樣的企業來說,規模會是循環商模的關鍵條件。這點台灣也有潛在優勢:當前密集興建太陽能電廠意味著將來同時也將產生大量的電廠除役,上百萬片待回收的廢棄太陽能板勢必提供顯著的回收效益。此外,目前政府也有徵收電廠除役費率,未來政府政策也將有補貼措施引導企業朝向循環模式邁進。

土地資源永遠是發展要件與課題

在太陽能發電領域,土地資源的取得一直是很大的壓力來源,尤其在地狹人稠的台灣更是如此。以目前的魚電共生政策為例,微電必須要和多位地主簽約匯集所需土地。過去曾有一段時間擔心政府的政策方向。不過,如今企業與民間各界都已形成共識,相關需求趨勢已不再可逆。這對微電等再生能源業者是好消息。只是不同的發展階段仍存在許多路線與規範的選擇空間,公部門施政措施的不確定性仍對企業經營和發展形成相當的風險與困擾。

就再生能源物理特性上,再生能源產生的電力會進入整體電網的「電力大水庫」之中,用電方用電時是無法分辨電力是否來自太陽能發電。因此,利用法規創造「法規電力」來進行電源稽查,就是目前再生能源憑證「電證分離」的管理概念。在政府政策措施上,確實可能因為再生能源產業與市場條件已逐漸形成自發進展動能,相關政策獎勵或補助措施也會逐步縮減或退場。

對微電能源來說,政府關係和政府對話管道是公司發展的重要策略資源。王愍迪表示,過往微電能源這方面的推展有限,未來勢必需要加強。無論是個別企業公部門關係的經營,或是參與同業公協會,都是微電能源經營的重要工作。

微電能源未來願景

王愍迪回憶創業初期,公司夥伴會好奇詢問,為何公司要取名「微電」,而不是「鉅電」之類更有氣勢的名字?他笑著說,微電的核心思維就是微電網 (micro grid),願景就是投入發展多元分散網絡。微電網主要價值就是可以追求調度平衡與風險分散,而這類電網不會只有再生能源,也可能整合生質能、基載電能、儲電設施等多元電力組合,讓整體社會所仰賴的電網基礎設施更安全、更均衡,且更有效率。

至於公司發展的未來願景,王愍迪借鏡互聯網、手持裝置、5G 網路發展的歷史經驗,表示「歷史可能重演,但會加速」。他期待微電能源在 2030 年時,可以在亞洲市場建立上千戶規模的微型電網技術模式,成為具有能見度的微電網服務商,以數據專業能量來協助客戶做出最具效率與環境價值均衡的決策,為客戶創造價值。等到下個十年到 2040 年時,能源互聯網模式將在世界大鳴大放,成為人類社會電網主流。

「或許未來在消費大眾每個人手上,同時持有產電、儲電、用電的個人裝置!」在微電能源王愍迪董事長的心中,他看見的是能源使用從大型機構集中化,逐步朝向家戶化、個人化,甚至一人多機的畫面。到那時,「微電」帶給人類社會的價值就遠遠大於「鉅電」吧?

3:播客封面1

資料來源:楊家長輩經之微電能源王愍迪,樹冠影響力投資提供。

Info

微電能源 -Official Website


延伸閱讀:

微電能源要如何打造新世代電網?Ft. 王愍迪/微電能源 – podcast

養蝦也能無人化?艾滴科技善用智慧科技為養殖業找勞動力解方,更實現蝦電共生的永續未來!

相關文章